天极传媒:
天极网
比特网
IT专家网
52PK游戏网
极客修
全国分站

北京上海广州深港南京福建沈阳成都杭州西安长春重庆大庆合肥惠州青岛郑州泰州厦门淄博天津无锡哈尔滨

产品
  • 网页
  • 产品
  • 图片
  • 报价
  • 下载
全高清投影机 净化器 4K电视曲面电视小家电滚筒洗衣机
您现在的位置: 天极网 > 家电 > 电视>新闻>TCL专访:我们处于国际化的黄金岁月

TCL海外业务专访:我们处于国际化的黄金岁月

yesky数字家庭频道 2018. 01. 10 作者:陈文斌 责编:陈文斌
我要吐槽

责任编辑

  【天极网家电频道】2018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于美国当地时间1月9日在拉斯维加斯正式拉开帷幕,而在CES展开幕的前一天,TCL多媒体在Mandalay Bay酒店隆重举办了2018年北美新品发布会,在会上,TCL给我们汇报了业绩增长及新品性能,再一次让世界感受到中国大国品牌的智造实力。

  在发布会结束之后,TCL集团副总裁、多媒体CEO王成总、TCL多媒体海外业务中心总经理吴吉宇、TCL多媒体北美公司总经理毛初文在酒店会议室,与来自国内的超过20家媒体进行了采访活动,让国内的媒体更近一步的了解到TCL国际化步伐的迈进和决定,同时也让消费者对TCL的产品更有信心。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初文总,我是第一次跟着你们来CES,看了几家卖场,我们彩电产品都摆在非常显眼的产品,包括你们昨天发的数据增幅也是非常高,海外市场尤其北美市场被列出来是重点增长。为什么我们这两年能在美国市场突飞猛进?原因能跟我们说一下吗?

  毛初文:我觉得有几个原因,首先TCL并没有强调比价钱谁最低,我们这几年专注于产品。在产品上,调整了产品结构,比方说2017年,我们用了P系列。P系列不光是自己卖的供不应求,我们也没想到。比方说55寸,零售价是599(美金),另外一个55寸,不是P系列,是399(美金),差这么多,是不是能好卖,没想到我们卖的特别好。不光这款卖的非常好,这款还带动其他型号卖的非常好,这是一个产品关注。

  另外,我们在品牌建设上投入了很多,还有一个售后服务。在售后服务上,我们不仅仅能够帮客户快速解决问题,而且如果客户在网上买了电视,觉得有什么不太好的,两颗星或者三颗星,我们马上就能够回复他,问他,你有什么原因,为什么这么做?有什么需要的?我们这边有人可以直接跟你联系,帮他很快解决问题,这些客户又重新有一个反馈。不停有好的反馈,线上和线下消费者看到这些反馈,他们会选择TCL彩电。

  记者:这样是不是人员投入很大,不停的要看用户信息反馈?

  毛初文: 恰恰相反,我们人员投入在行业里面这样规模的是最少的。因为北美的人力成本非常高,我们在这方面非常小心。比方说售后服务,很多人可以上网自助服务。我们跟踪反馈的就是一个人,在网上工作,不需要太多的人力投入。

  记者:我们看到17年多媒体有比较好的利润恢复或者增长,过去这么多年,大家对TCL认知是一体化整合优势,你们有华星屏,又有终端,多媒体利润表现一直不是很好。16年屏涨价很厉害,下半年才稍稍有比较好的趋势,17年有这么好的恢复,原因是什么?你们做什么?

  王成: 还是大家对一个市场的判断,一个市场都是增长的时候是一个打法。一个市场进入成熟期,在这样一个阶段,中国消费者消费升级趋势下,我们用不同的策略。第一、TCL在过去一年多,我们还是在产品上下了很多的工夫。第二个,为什么我们非要卖那些比谁的东西便宜呢?今天的消费者已经不是那样了。我们还是在现在消费大的趋势下面找到了一个新的平衡,这是最主要的。

  记者:你们三季报只讲了毛利,没有讲净利润,这个口径的改变是因为什么?

  王成:整个IR部门跟投资者沟通了,我们以往是发月报,甚至发季报,本身整个业务的发展,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每个季度都去把利润指标公布,我们还是一年公布一次。因为本身毛利可能是大家更关注的一个因素。这也反映了这个企业面向未来的竞争能力怎么样,所以说我们在这方面也是老板对我,包括对整个这块业务提的要求。把这个数字做好了,尤其在中国市场,是非常有条件,我们的毛利可以进一步提高。

  记者:之前公告出来以后,大家对多媒体的看法还是有分歧的,我感觉你们很有信心,如果工厂二期建好,你们产能应该能够坐上第二名,这么大的体量,你们整个产品结构是怎么规划的,你们肯定还要有赚钱的产品。这块怎么考虑的?

  王成: TCL要做一个全球领先的品牌,不可能只做某一个细分市场,我们可能在不同细分消费里面做一个比较全面的布局,这是细分市场角度说的。从区域角度来讲,在中国单纯从数量来讲,我们进入成熟期,海外很多市场,发达国家中国品牌没有进主流,美国刚做了一点点,其他国家的发达市场,中国品牌优势,TCL垂直一体化的优势,产品上的优势,供应链上的优势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很多发展中国家在中小尺寸上还有非常大的机会。像东南亚、印度,包括将来看非洲,这些地方中国的品牌相对来说还是机会很大的。中国的国际化是一波接着一波上台阶,今天就是上了一个新台阶而已,伴随国家“一带一路”的政策,给我们很好的条件,中国的一些能力对外把高品质的产品、可靠的产品输出出去,这是TCL全球经营的战略。

  还有一个很重要,我们要整体提升毛利和盈利水平,效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过去几年零售行业巨大的变化,给彩电企业结构性成本带来非常大的挑战。这也是很多企业很难赚到钱的原因。

  这些能力在过往二十年前是一个非常大优势,今天电商也好,O2O也好,新零售也好,都带来非常大的挑战,转眼可能就是你的劣势和包袱,怎么把这个用好。怎么样在这种形势下提高自己在营销方面的效率。同时生产环节,劳动力成本也一直在涨,我们怎么样更多的自动化、信息化,和销售端结合之后,真正形成智能制造的路子。实际上对中国企业来说,要参与真正一流的竞争,我们需要再上一个台阶,TCL正在努力。

  记者: 17年中国市场比较惨,大家都在关注18年怎么样,您对18年的预期怎样?

  王成: 18年的中国市场,看第三方数据还是基本上相对乐观,还是给我们制造厂,包括上游供应商一些信心,会要有一些增长,对我来说,我跟团队提要求,我说大家别看这个。市场增长了,你就一定增长吗?结果你没做好,你说因为市场下降了,那是理由吗?别看这个。我们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儿,按照我们的策略走。

  记者:关于TCL电子的成立,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和考量?在高端市场,TCL的是QLED,但是现在OLED也起来了,TCL会不会有所调整?

  王成:第一个问题,关于TCL电子,我们是香港的上市公司,可能还要跟我们公开信息披露有关系的,未来在某些市场上这些业务之间做更多的协同,是非常有必要的。

  记者: 能不能透露一点?

  王成: 这个还要看上市公司的公告,意图我也告诉大家。

  第二个问题,QLED和OLED,圈里的兄弟姐妹特别关心这个问题,我们在技术方案的选择上,要看到上游资源可获得性,供应的稳定性,包括这个技术本身是不是能够给最终端的用户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这两个东西加起来之后,是不是能够以一个合理的成本迅速进入消费者家庭。这几个方面来讲,QLED相对OLED有优势,以后有什么变化还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彩电显示技术路线上继续往QLED业务上发展。

  记者: 我有三个问题。一是我们看了TCL多媒体股价和集团的股价一样,已经很好了,但是还是看到市值管理上的局限,我们也提到了海外市场非常好,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市值的差异。我想问在您上任的时候,您的老板有没有对您提市值管理上的要求,有没有什么要求,市值管理上有没有什么匹配措施提高这个市场?海外化、国际化、国际市场做的非常好,全球销量大幅上涨,市值管理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您有什么策略?

  王成: 一听你这个问题,你是专家,我还想向你请教一下,到底怎么回事。我相信一点,我们的股票还是建立在我们本身运营能力基础之上,这是第一。第二,投资人也非常关注这个公司将来的发展,从毛利的增长,收入的增长,从整个公司效率的提高,盈利的增长,是不是可以给投资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这两个方面当期和长远都很重要。

  对于我来说,我反而没有特别的去找人告诉我这事儿那事儿,更多的还是要把这两个事儿干好。当期的经营怎么提高我们的效率,面对将来,我们的技术、细分人群、自己产品上,在全球化经营版图上,我们应该提前做什么准备,这是我们更关注的事儿。

  记者: CES相当于一个国际化宣传的策略,会不会跟市值有直接的关系?

  王成:我们每年都参加,我都来过很多年了,公司每年在CES和IFA都投很多的钱来做。今天大家看到北美的一点点成果和进步,可能是过往十年,我们不断在这个地方投入的结果。每年的展位越来越大,从原来9平方米,到今天1000多,这中间成本也在增长,一路是一个积累,这都是对未来投资的。正是因为我们在这里投了这么多年,我经常跟毛初文毛总说,一定要想办法在这个市场上要有合理而且上升的毛利,否则我投这么多年干吗?同样的问题也给欧洲的团队,也是一样的。我们在市这样两个大的世界级舞台上,不断的去展示我们的能力。我要求的第一步是在当地市场要能看到收益,其次才是我能够反哺到国内,让国内消费者、国内关心我们业务的,包括投资人,能看到TCL在踏踏实实做事情,我们在为未来做布局,做投资,没有把钱浪费,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我们。

  正是因为这样的积累,我们各种因缘际会能够有一点点的成功,还得继续努力。

  记者:在今年半年报提到了关键性的措施,一是资产证券化,二是裁员,说随着市场调整,老的销售人员跟不上市场变化,所以也提出了一些裁员策略。您觉得现在的彩电市场,什么样素质的人员能够匹配这个变化的市场。一些互联网企业进入这个市场以后,人员素质更需要与时俱进,您觉得什么样的人才符合多媒体的销售?

  王成:这是一个好问题,也是我一直在想的。彩电传统分销模式已经很多年了,分销模式跟传统的零售商紧密配合在一起,构成整个环境。TCL作为这个行业的领导者,我觉得再往前20年,TCL在国内是第一个用精耕细作的分销模式来做的,我们建立起这个优势之后,花了没几年时间就做到中国彩电第一。现在是时候说TCL带头重建一个新的优势,这里面当然需要的是人,需要跟我们上下游伙伴们一块配合。

  你刚才问的问题,对我个人来讲,因为我20年前加入一家公司,就在第一线卖彩电,当促销员、业务员,就在干这个工作。最主要还是你能够不断的学习、适应整个环境的变化,可能要稍微主动一点。大家经常想一想,是不是还有更好的方法。我们行业里面的人都很聪明,TCL相对来讲比较笨。我们自己能够多想想,有没有更好的解决这些事情,千万不要把过去的经验变成我们往前建立一个新优势的包袱。

  曾经有一个朋友是另外一家公司的CEO,他跟我讲,你有一个旧的优势,如果你不能主动放弃这个优势,你就无法建立一个新优势。我是很受启发,但是一般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记者:您能详细介绍一下精耕细作的模式吗?

  王成:1990年代中期,我们当时是在中国彩电行业,各个地方都建立自己的分支机构,一个省建一个分公司,省下面根据人口和交通状况建几个经营部,每家都是独立的法人单位。这个模式跟当时中国彩电、家电分销市场,找上几个全国性代理,或者大区域代理,或者分下去就完了,跟这种情况相比,在当时是一个相对没有效率的做法,因为几个人就能把全国市场搞定,这多爽,我们动辄就得一两千人做一个事情。当时我们做了深度分销的策略。正是因为这样的策略,使我们这个年代迅速甩开了长虹康佳。大的批发商可以把你的货批下去,也可以问你要更多的条件,才把钱还给你。

  记者:王总,我有两个问题。彩电行业发展,要想发展好,一是要有硬的产品和技术,二是好的营销,TCL一直是中国彩电行业营销方面的No.1,这个优势有了,但是现在有了华星光电,TCL已经进入技术领先了,你们国内平台也召开了发布会。我想问2018年,TCL产品方面从技术角度的策略是什么?17年3月份X系列发布会上,你们的竞争对手在我们圈里曾经打听过这个事儿,比如说当时发布会策略的设计,怎么做这个事儿的,已经惊动他们了,这家企业一直是以技术为导向的企业,但是我个人认为这几年技术是滞后的。3月份主要提到智能方面、量子点方面的。我想知道从技术层面来讲,多媒体如何把我们营销策略优势和线下技术优势打通?

  王成:刚才您过奖,我们在营销方面做的也不算太好,还需要更加努力。我相信我们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基础。我们在过往几年一直在追赶,应该说是逐步找到一点感觉。

  我对中国市场彩电个人的看法,单纯从Marketing角度来讲,大家都有很多改善和提高的空间。去年我跟中国业务的兄弟们一起聊,我希望我们从产品规划、产品定义,包括我要传播什么样的信息,我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传播这些信息,怎么样能够辐射到我们定位的细分市场。在这里面哪些人群是有影响力的人群,我们整个这一套Marketing思路跟过去不一样。去年上半年我们推出新品,就是按照这样一个节奏重新看自己传播的手法,包括产品。

  在去年秋季,我们也推出了三个系列的产品,也在努力做一些新的尝试。他们也在想王成提要求提的很高,到底应该怎么做,大家都还是在摸索。我个人非常坚信,这个产品一定不能再按照价钱低中高来细分就好了。产品一定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站在用户的角度,重新去细分。细分市场的维度多的很,大家干吗天天讲价格。正在这一点上,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营销,站在这一点上,结合技术上有什么样的发展新动向,我们再去重新看我们的产品。

  TCL归根结底是一个产品公司,如果产品不能做好,品牌就没有立足之地。产品和品牌不能做好,光靠忽悠,包括渠道,我觉得都很难。但每一个阶段也有每个阶段竞争的关键要素,我觉得下一个阶段,从现在开始,过去几年已经有了,中国零售领域流通环节巨大的变化,也给我们带来挑战,同时也给我们带来机会。在这里面中国企业又有可以非常大的改善发展,形成新的套路的空间,把这几个东西结合起来,希望18年,TCL多往这几个方向去努力。

  讲到具体的产品和技术,刚才我也讲了,我相信第一是更好的视听体验,这永远是电视作为一个视听产品最根本的属性,消费者对这方面的需求实际上是没有止境的;第二,AI技术使原来智能电视功能体验应该是更加丰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让我们去探索AI后的电视,能够在整个人的智能家居和智能生活里,可能有一些新的应用场景;第三,中国市场大屏化,中国市场在2018年已经有新的11代线产能开出来了,65寸甚至更大的尺寸会越来越多的进入到寻常消费者的家庭,价格越来越让大家可以接受。

  记者:相比友商,我们还要晚一点。

  王成:大家看长远的环境,何必在乎马上下礼拜的事儿,下礼拜的事儿,我今天才想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早就想过了。

  记者: 王总,您透露一下18年我们有什么新的技术吗?8K?

  王成:我觉得非常可能,8K在18年、19年一定会在市场上形成越来越多的实际购买,现在还没有实际购买,还都是摆样子。

  记者: 上次见您的时候,您也是带着很大的压力谈北美市场,一直在谈美国人讲究的是务实,作为一个中国品牌,在美国市场反转用了7、8年时间,做到美国市场前三名,你从职业经理人的角度怎么做到的?一方面有您个人的优势,另一方面是平台的优势,我更希望从您的口中知道TCL优势是什么?

  毛初文: TCL的优势,首先就是垂直整合的资源优势,刚才发布会上克瑞斯也提到了,整个全球只有LG三星和TCL有这个能力,而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北美没有这个能力,我们有。这是我们最主要的一个优势。然后我们这个团队,选人非常重要,您刚才说7年,差不多,7年以前就两个人,一是我,一是财务,我们两个人开始,后面这些人都是我一个一个招的,这些人对产品的感觉,对市场的信心,对将来想怎么做,招的人肯定不是现学,必须一进办公室就能做,人很重要。这些年,这些个团队,越来越优秀。再就是要关注眼下,这个市场到底今年或者这个模式怎么样,我们关注的是长远,要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对市场有信心,我也知道北美市场非常难做。

  5年前,我们就设定了目标,2020年我们在北美市场作为第三名。当时提这个目标的时候,我都觉得不太好意思说出来。但是,我觉得这一定要有目标去追求,你有了这个市场定位以后,我才知道我应该怎么往上走。如果我的市场定位只是跟那些低价去拼,我就没有这个目标。没有目标,不知道怎么走这个路。你说怎么样做成功呢?我觉得这几个方面,从我个人的角度去考虑,这是最基本的问题。

  还有产品,达到第三名,是不是拼价钱就能达到第三名,我觉得这很难。我以前在国内做的主要是做OEM业务,拼价格的事情我很擅长,做OEM,就把价格拼最低,就卖了,但是到最低的时候,总有人比我还低,怎么办呢?各种东西把线弄短点,得省成本。但是做品牌就不一样。

  还有就是售后服务,我以前不太讲究什么品牌美誉度,到了这儿之后,我才知道品牌美誉度非常重要。从各个方面体现品牌美誉度,售后服务方面,我们一开始就非常注重,到现在连续几年,我们开始卖彩电没卖多少台的时候,每个月用问卷,刚才发布会也说了,你是否愿意推荐TCL彩电,每个月都有这个数据。因为有售后服务,就有呼叫中心,呼叫中心就有这个信息,你找了,我就会问你。现在的美誉度越来越高,这也是我们能够走到今天的原因。而且我也非常有信心,在今后的几年继续会往上涨。

  记者: 2020年的目标会不会有变化?

  毛初文:我觉得比那个会早一些。

  记者:国内你们的两家老对手今年要加大北美市场的力度。

  毛初文:我相信,因为TCL走到2017年超过400万台,不光是中国老竞争对手,包括北美新的竞争对手,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快能够超越的那些竞争对手,他们会针对TCL有很多的行动。而说到国内的品牌,我也非常欢迎国内的品牌都来美国,而且我也希望他们能做的好,因为毕竟都是中国的品牌。我希望他们不要比价钱,比产品,然后让美国的消费者对中国的产品重新有一个认识,而且对中国的产品不要一开始就认为是便宜的产品,不好的产品,转变对中国产品的想法,信任中国产品,尊重中国产品,我也希望大家都从这个起点开始来做。

  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我看到你们线下渠道为主,这是你们现在的重心吗?电商还没有。第二,PPT里面单独把环保拿出来说一下,说整个年度是7000万磅电子垃圾,为什么要做环保,这些东西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毛初文:第一个问题,我们也注重线上销售,亚马逊上我们是No.1,Serch TV Top10里面,2017年基本上有5个都是TCL的,剩下5个是其他竞争对手的。你搜索一下Top5,Top5全是TCL的。我们在亚马逊上的销量非常好,全年维持No.1。我们线下和线上互补、互相支持。很多人买东西去百思买,为什么能销售的这么好呢?我觉得线上帮助的非常大,你在底下去买一个东西,肯定搜索在线的东西,虽然型号不一样,但是它对TCL的反馈五颗星、四颗半星,很多人对TCL的评价、售后服务、使用,对他线下买非常有帮助,所以他就直接买了。或者有的人直接在底下一点就在线上买了,这个帮助非常大。

  第二个问题,在美国,大家很注重环保,我在家里,家里就两个垃圾筒,有生活垃圾和塑料垃圾,如果不这样做,感觉被别人看不起,被别人笑话,自己都不好意思把塑料瓶子扔到生活垃圾,我到现在都不好意思这样乱扔了。电子垃圾就更加注重了,我们公司专门有一个部门处理这个事情,具体怎么做,美国每个州不一样的政策,根据扔掉的重量计算环保具体的情况。我们公司严格遵守这个,消费者不会直接扔掉,通过专业机构去处理。

  记者: 吴总,今年海外市场整体情况是怎样的,接下来两年有什么指标?刚才提到反哺国内市场,如果海外市场达到60%,对于中国企业来讲是一个新的国际化台阶,对公司价值评估方面、消费者认知方面有没有跟国内市场相互作用?以及具体的措施。

  吴吉宇:第一,17年的表现,18年海外的一些策略。17年对电视行业是很痛苦的一点,屏价上涨,特别是上半年,整个海外也面临很大困难,成本飞速上涨,32寸从50多块钱涨到70多。最终整体的结果来看,TCL在整个行业非常不好的情况,不管是韩国的品牌,还是中国的品牌,大家都面临很大的压力,都是下降的,但是TCL自己在增长。我们在2017年的表现从最终结果数字来讲,我们是行业独一无二的在逆势增长,是一个翘楚,这里面很大的功劳来自于北美,北美增长了130%多。我们整个海外品牌业务,销售金额也是70%以上的增长,相比同期。我们也是全球2300多万台,毫无疑问全球第三的品牌。17年最终的结果,作为TCL多媒体的一员,是值得骄傲的,看到TCL在这样一种困难的环境下,我们获得了非常棒的一个成绩。这个成绩里面,北美是最大的一个亮点,我们从8月份开始,持续有很多周期已经是排二名了,全年也是第三的位置。北美的增长对OBC,对TCL海外,对多媒体,都是非常正向的一些贡献。

  其他的区域也是成长的非常快的,包括南美洲,像巴西、阿根廷,这两个市场我们也做的非常棒,还有一些新进入的市场,我们也是有一些增量的,包括印度、日本

  18年,我在海外市场内部也来讲,对TCL国际化来讲,我们是处在一个黄金岁月,一个黄金时代,因为我们15、16、17年,甚至能够看到18、19、20年是中国电视行业,也是TCL最好的时间窗口。未来我们在持续成长和发展路径上一定会快速增长下去。

  具体的策略,我们也是围绕对全球容量最大的十个市场,加上本身TCL品牌发展快速的市场,我们提出了Top10+N的机会,Top10是全球规模最大容量的市场,N是来自于自己,我们自己在这个市场的量比较大,以及未来两到三年,它会给我们带来更多增量的市场集合,我们定义了16个国家。这里面全球更重要的两个重量级市场,北美+欧洲,只有在这两个巨大的市场成功,才可以说是一个国际化的市场。还有一些其他的大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印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墨西哥等等,我们都有自己的三年发展计划,都有自己阶段性一步一步的目标,我们怎么样去推进。

  相信随着这些策略的落地,应该说在未来三年还是整个TCL黄金快速成长的时代,会使我们快速在全球更多的国家形成自己的影响力。

  第二个问题,关于和中国区互补,或者形成联动,大家应该能感受到,包括北美的成功,我们某种意义上成功,其实对TCL品牌,包括在中国的发展是有意义的。最终,TCL毫无疑问一定会成为全球第三,现在目前已经是全球第三,从销量来讲,未来我们会在更多层面上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第三,包括销售竞争力,包括品牌影响力,包括未来科技引领对消费者的影响,在TCL全球第三,不一定你在中国很牛,做的很好就行了,包括你在北美、欧洲市场,包括全球更多的一些市场,你都具有这种影响力,最终才能说TCL品牌有全球影响力,包括北美、欧洲一些国家的影响力,最终逼着我们自己形成一个强大的能力、系统影响力,能够对全球消费者,包括中国消费者,产生更大的作用和影响。

  记者:您觉得反哺中国市场,还是基于整体能力的提升?

  吴吉宇:我觉得因为TCL成为全球化的,所以最终品牌力、产品力,对消费者带来的一些冲击,最终它也会在中国市场得到呈现和体现。这里面更多的是反哺,我们在美国的一些成功,通过市场或者PR、一些报道影响中国消费者,这些都是一些局部的,对我们销售或者品牌拉动产生一些影响,我们会更多的交流这个问题。

  记者:全球用户选择电视有哪些因素不一样?TCL在开拓海外市场遇到哪些困难?又是怎样克服的?

  吴吉宇:第一个问题,全球不同市场有些什么不同,或者有些差异性,每个市场都具有很大的差异性,其实国际化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儿,一定是很挑战性的工作。比如说我们在北美的成功,有一些共性的东西,比如说产品力,你要提供更好的产品,更好的售后服务,这个品牌需要不断给消费者更好的科技或者用户体验。真正不同的国家、区域打造一个品牌,还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家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澳洲是全球屏尺寸最大的市场,它需要55、65寸、75寸,德国也需要很大的屏,但是印度、非洲或者中东可能需要的东西,这种对品牌、质量,对外观的设计,甚至对本地内容的应用体验,都是有很多的差异性,我们不断提升自己对每个市场的洞察,每个消费者需要什么东西,我们自己怎么更好的满足他们,匹配他们的需求。我们眼里要有产品,运营要有全球化的东西,但是它一定是一个差异化的东西,这样才能更好的全球化。

  第二个问题,我们遇到的问题很多,遇到各种风险。我们国际化经历了几波,包括印度市场,我们是三进三出,2016年我们重新进入印度市场。

  遇到的挑战简单来讲有几个方面。

  第一,我们自己是否那么国际化,TCL自己的团队,或者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想法,我们自己是否足够国际化,是否足够懂国际化的规则和玩法,在观念上是我们最大的一个挑战。

  第二,你怎么样真正理解各个国家不同的差异性,能够让自己的系统去匹配使用,去符合它。因为现在中国的企业越来越多的在国际化,这也是中国崛起不可阻挡的一件事情,各种类型的企业都在国际化。TCL是家电行业还是走的比较早的一家企业。有很多的经验也不敢讲,更多的中国企业一块走出去,在目前中国快速发展的时代,也是我们自己的一种荣幸或者一种幸运,因为有更多的伙伴,有更强大的中国力量,往海外在走。

  记者: 刚才发布会上没有听到TCL2018年在产品上制订一些规划,今天也看到有一些企业在做发布会,而且产品都是最重要的,我们有P系列的详细介绍,2018年有没有一些新品的规划?可不可以先透露一些?

  王成: 关于2018年新产品,我们每个国家还是根据的当地情况会有一些时间阶段上的差别。当然我的梦想是以后我也像三星一样,每年3月份所有产品在所有国家统一上线,也许是好事儿,也许不见得那么好,我们可能挑一些重点的过程有选择的做一些策略。今天在发布会上讲特别细的产品不见得是好事儿,所以重点还是讲美国的产品。

  我们在中国的产品,3月6号上海家博会会发布我们中国市场2018年市场,欢迎你们到场参观,主要的方向刚才我已经讲过了,我们还是会围绕这几个方向进一步发展。

  记者:凯文,您刚才讲未来三年是TCL国际化的黄金期,海外业务如果比重比较大,毛利走向会怎样的,未来三年快速增长,毛利会不会也快速增长,智能制造在中国也是很火的概念,你们利润的体量和毛利的增长有什么想象空间,给我们描述一下。

  王成:中国市场如果按照结构性的成本算,中国市场看到毛利和美国市场看到的毛利数字是不一样的,包含的项目也不一样。在中国市场,全国几千个促销员,人吃马喂都是我花钱,每个卖场空调都要花钱,这都是挤占我的毛利。今天好象说北美的毛利低一点,它跟这个没关系。大家看到这个毛利数字,还要理解它背后的意义。

  国外市场,我们不能说国外市场毛利都是低的,我们看一下日本市场,毛利都在四成、五成,我们再去看一下东南亚某些国家,毛利水平也要比中国市场毛利水平高,每个国家的情况也不太一样。我们看的是什么呢?对于投资人来讲,大家都想看ROI,跟我的毛利率还要乘以资本周转,我把这些数字放到一起来看,可能更能够让投资人,包括关心我们企业发展的人看到我们背后的数字,不仅仅是一个毛利率的问题。

  记者:为什么投资企业对产业企业给的估值那么低,就是因为毛利很低,上游关键元器件价格波动对我们终端毛利也是有影响的,白电大家给的估值高很多,未来会不会有一些行业性的机会存在?

  王成:这点一定会的,拿彩电行业估值单独来看,如果只是作为一个硬件设备制造者,上游成本波动性很大,而且技术发展又很快,可能这个技术几年之后没了,或者说可能就变成原来技术不值钱了,要在每段都能跑的快,跑出优势,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还是要把握住技术发展和自己能力方面的节奏。我觉得现在就是机会,随着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5G技术,这就是风口。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TCL跟第三方合作的情况?

  毛初文:我们跟Roku,还没有正式签合同,只是框架合同,基本上是一段时间内的独家,还没有太具体,没有谈到那么多。

  记者:除了跟Roku的合作,还有没有其他的影视资源?因为现在国内的电视比如说影视资源,会跟腾讯、优酷采用独家合作,国外是什么模式?

  王成:我理解您想问什么,美国和中国不一样就是上游内容方面,上游形成垄断性的结构,比中国还难,中国好在是党在管。在美国想把这个节奏打破,中间一段一段很复杂。包括其他来自中国厂家,希望在美国Copy中国的乐视模式非常困难。但是在美国,我们变成整个新的生态中间的一部分是非常有机会的。

  记者:你们去年语音系统是亚马逊的吗?竞争对手好多都用了。

  毛初文:那时候只有这个想法,因为我们用的Roku电视,跟它比较匹配,下指令的时候跟电视匹配度比较高。

  王成:全球市场太大,像艾利赛、谷歌,大家都看到了智能电视的入口,它天生有一个声音在那里,它天生还有一个大屏,可以更好的跟人互动,所以我才说,智能电视是一个更理想的智能家居、智能生活的新入口。在多年以前,众多的电视厂家就在做尝试,包括三星,很早以前就推出语音控制,10年、11年的时候,他们就在CES就推出过,包括摄像头放在一起的设计。只是光有一个idea,光有一个技术,还需要有一个生态,大家都在发展这个。每家都有自己的策略,作为彩电整机厂,我们也有我们的策略,也有我们的选择,最后找一个最符合我们利益和发展的方向。包括艾利赛和谷歌,也是可以合作,为什么不能合作。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亚马逊销售是在哪些层面?进美国之后,先是跟亚马逊合作,然后是沃尔玛,最后是百思买,为什么是这样的渠道建设?原因在哪儿?

  毛初文:最主要的原因,我们一开始也进不了百思买,亚马逊是2010年开始的,当然亚马逊也愿意跟我们尝试一下,它也是一个电商,也需要一些新的品牌、新的面孔出现。尤其是黑色星期五,结果一小时就卖完了,一些消费者就知道这样一个品牌,第二年亚马逊就逐渐多买一点。毕竟是新的品牌很难做,我们也没有反馈,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品牌,美国消费者对这个也不太信任。那时候我想既然进去了,我们就开始创建这个品牌的形象,进去以后我们就认真的做,哪怕是线上,量不太大,消费者反馈非常重视,我们把它当做一个市场行为,跟亚马逊的战略合作,我们也是基于这个想法,在市场上,让消费者先认识TCL。当时我认为是一种投资。

  进了亚马逊以后,然后进沃尔玛,因为我们有垂直整合资源优势,必须有这样的优势才能进沃尔玛,一开始进沃尔玛,我们也覆盖不了这么大的规模。进了沃尔玛,我们面对的人群就是大众的,普通的,销售量大的产品,铺向渠道。经过沃尔玛以后,我们进到的是Costco,进了沃尔玛消费人群是小尺寸,比较便宜的电视。进Costco是因为不能让美国消费者认为我们形象就是沃尔玛货,Costco是会员店,收入是中高级,受教育程度也比较高,信任Costco就信任店里面所有东西,Costco消费者是这样的。我们进Costco以后,不一定他认可TCL品牌,但是认可Costco。他买了以后,就开始反馈,Costco就认可我们的电视,所以才大量的进去。

  进了Costco,然后进艾伦秀,它主要受众是家庭妇女,全是女性,现场基本上都是女的,真正在家里看艾林秀都是女的。Target这个店的特点也是70%消费者是女性,家庭里可以做主的产品,负责卧室的的电视,男性负责客厅的电视,女性负责给睡房买电视,所以我们进了Target。

  我们最后进的百思买,以前也不是进不去,进百思买一定要有亮眼的表现,不能说拿一个沃尔玛的产品就进百思买,那我们就跟百思买最低端拼低价,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所以我们有了P系列之后,开始进入百思买。百思买是所有对新技术感兴趣的,有时候买一些新产品,好多人不一定买,但是愿意去百思买转游,了解一些产品,进百思买的人群就是喜欢新技术的男性,家庭收入比较高的男性,受教育程度也比较高。进了百思买,我们P系列就比较容易被别人认识。

  记者:您觉得如果有竞争对手今年或者明年进入这个市场也这样做可行吗?

  毛初文:除非有特别不一样的产品,否则就简单的重复不行。如果简单的重复,我也会学三星,那很难的,电视机就是那样一个电视机,大家就是来看电视的,你们的产品跟别人不一样,去拷贝很容易,但是能够成功还是比较难的。

  记者:国际化做的比较好的品牌在发展中国家市场有很好的挖掘空间,拉美市场大概是什么情况?

  吴吉宇: 拉美市场,我们在巴西成立了合资公司,巴西表现非常好,不管是规模还是经营利润情况,还是非常棒的。阿根廷也是我们多年运营,也是走一个合资的方向,阿根廷的表现也是很棒的,我们整个拉美的表现,从北到南,在美洲大陆上还是有很好的表现。

  记者:拉美市场会成为我们未来两三年时间的重点吗?

  吴吉宇:拉美包括中美、墨西哥、美国,都是我们策略重点。

  记者:拉美是以合资公司的形式来做的呢?

  吴吉宇:对,已经公告了,阿根廷是合资的。

作者:陈文斌责任编辑:陈文斌)
请关注天极网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数码手机游戏DIY
热门产品
  1. 飞利浦 65OLED973/T3¥25000
  2. 暴风 激光电视¥11999
  3. 三星 UA65MUF70A¥11000
  4. LG 65UK7500PCA¥14000
  5. LG 65SK8500PCA¥16000
  6. LG 65UK6500PCC¥12000
  7. 三星 UA65NU7300¥13000
  8. LG OLED55B8PCA¥15000
  9. 创维 65Q6A¥11000
  10. 长虹 55D9P¥11000